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智庫動態
特朗普與俄羅斯和中國的交易與妥協
點擊量:0時間:2019-01-07 11:17:58作者:韓磊(Paul Haenle)

在大國外交領域,尼克松在1972 年訪問中國可謂開創了一個時代。當時,北京和華盛頓被迫走向和解,以應對雙方共同的敵人——蘇聯。四十年后,特朗普表達了類似的戰略愿望,不過這次他想聯合的是俄羅斯。他認為可以通過巧妙的談判達成地緣政治的“交易”。但在現實中,美國國家安全利益最好還是由可持續的政策框架來實現。

2017 2 月卡內基內部的一次會議上,專家們就中美俄三邊關系展開了討論,結論是特朗普“聯俄制中”的戰略愿望可能只是海市蜃樓,他所希望的“大交易”并不能實現。特朗普忽略了歷史的復雜性和相互沖突的利益,這會付出重大代價。美國新政府不應期待一次“不切實際的外交突破”,而是應制定一個框架來謹慎地管理分歧、系統地推進美國國家利益、堅決地保衛美國的價值觀和原則。

在總統競選期間,特朗普就一再表示出對普京的善意和興趣。他此舉的主要依據是俄羅斯可作為打擊伊斯蘭國的伙伴。然而許多專家認為這只是“表面上有吸引力的概念”。俄羅斯的主要目的是支持阿薩德政權,其在該地區的軍事行動只會加劇極端主義造成的威脅。

美俄戰略目標的相悖、彼此的不信任,會使得加強美俄合作的希望難以達成。具體到兩軍反恐合作,美俄需要共享情報信息,但這會遭到美國高級將領和情報官員的直接拒絕。

美國應該警惕美俄關系緩和,因為俄羅斯試圖迫使美國按照自己的條件處理涉俄問題。普京希望在烏克蘭問題上利用這種緩和來鞏固自己的利益。特朗普政府應該以美國國家安全利益為基礎,而不是以安撫莫斯科的方式對待俄羅斯。

對中國來說,特朗普當選后對“一中”政策的處理和表態產生了很大影響。特朗普當選后與蔡英文通話,質疑美國一貫的“一中”政策,以及將“一中”政策作為與中國在貿易和朝核問題上討價還價的籌碼。雖然特朗普試圖尋找處理中美關系的杠桿,但拿“一中”政策說事無疑是錯誤的。

特朗普很快就得知“一中”不是中美談判桌上可以打的 “牌”(chip),因為這是兩國關系的政治基礎(it was the table itself)。隨后,特朗普在與習近平通電話中重申了對“一中”政策的支持,而這一次較量將對美國的利益產生深遠影響,對于一個希望“以實力促和平”的總統來說,這并不是一筆好交易。

美國與俄羅斯和中國的關系包含了合作、競爭,有時甚至是對抗。雖然各方有一些共同關注的領域,但始終存在許多相互沖突的利益和反對意見。沒有什么“交易”或“談判”可以從根本上改變這一現實。

美國新政府有機會打破這些幻想,制定出自己的外交政策框架,更好地管理這些復雜的關系,并服務于美國國家安全的長遠利益。如果美國領導人能夠找出縮小分歧、堅定捍衛國家利益、實現共同目標的方法,美國將在新時期推進外交政策上取得更大的成功。

(劉琨侖譯)

西西人体大胆瓣开下部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