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智庫動態
美對華應堅持“接觸和遏制”戰略
點擊量:0時間:2019-01-07 11:17:58作者:羅伯特 ? 布萊克威爾(Robert D. Blackwill)

中國對外政策發生了巨大變化,對美國來說,幾十年來對華采取的“接觸和防范”政策(engage and hedge)已經不能適應當下的形勢了。在可預見的未來,美國的對華政策應該是“接觸和遏制”。

在特朗普下個月將與習近平第一次會面之際,前駐中國大使鮑卡斯最近表示,美國不應再受到中國的擺布,應制定出長期的戰略來應對中國的崛起。當鮑卡斯到中國時,他對奧巴馬的戰略短視和軟弱并不滿意。他認為,中國有一個建立其經濟實力和全球影響力的長遠目標。相比之下,美國卻常常被中東問題牽涉過多精力。他表示“華盛頓并沒有把中國問題當做需要優先處理的急務,也沒有對華的長期戰略,這對我們不利”。

中國并不認為其利益是可以交易的,不論這會不會解決其面臨的經濟和地緣政治壓力。中國將繼續擴張其政治、經濟、軍事實力,最終成為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全面型大國,并享有之前美國所保持的在亞洲和全球的影響力。

在美國的幫助下,中國“融入”自由主義國際秩序,這卻讓中國滋生出恢復東亞主導權和世界影響力的野心,嚴重挑戰并威脅著美國在亞洲甚至全球的國家利益。華盛頓需要一個新的宏偉戰略以遏制中國的崛起,而不是繼續幫助中國獲得支配地位。這一戰略必須改變現有的對華政策,限制中國破壞性外交(China’s disruptive diplomacy),加強在亞洲的經濟和軍事存在,維護美國在全球的國家利益。

為了確保美國在全球體系中的力量和影響力,保持美國在二十一世紀領先地位,必須制定遏制中國崛起的宏觀戰略,美國為此應該:振興經濟,培育顛覆性的創新,賦予美國非對稱經濟優勢;大幅增加國防預算,將軍事資源轉移到亞洲;與盟友及伙伴達成新的互惠貿易協定,并將中國排除在外;重建高技術管制聯盟,阻止中國獲得“非對稱軍事優勢”,保證同盟安全;在中國周邊鞏固加強同盟關系,助其提升實力以牽制中國;提升美國在東亞地區的前沿軍事存在和兵力快速投放能力。但同時也應在符合美國利益的領域,以不同的方式繼續與中國合作。

這種遏制戰略,要限制中國濫用其日益增長的實力,雖然美國和其盟國會繼續與中國進行外交和經濟上的交往,但中美之間保持長期戰略競爭的可能性很高??梢灶A見到,中國將成為美國未來幾十年來中最大的競爭對手。到目前為止,中國的崛起已經孕育出足以在地緣政治、軍事、地緣經濟和意識形態等領域全面挑戰美國的力量,威脅著由美國及其盟友主導的國際秩序。這種持續的不平衡將會進一步破壞美國國家利益。華盛頓當前的對華戰略損害了美國的全球地位和長遠的戰略利益,既算不上是“大戰略”也是無效的。因此,美國需要制定更加統一的對華戰略以應對中國崛起。

這種要求是迫切的,因為雙方既沒有真正建立起彼此信任、和平共處、相互理解的戰略合作伙伴關系,也沒有構建起“新型大國關系”。

當下最易實現的是雙方保持謹慎和克制,但中美激烈的戰略競爭會成為新常態,并可能會在將來難以控制。在此危險的情況下,美國外交的目的是管理彼此相互沖突的國家戰略,緩解彼此間的緊張氣氛,但不能指望消滅這些沖突和緊張。

中美兩國間的對話應該更坦誠、更高水平,而不應該是官僚機構間的無用討論。官僚機構守舊低效,不可避免的讓兩國關系陷入文山會海,交流時空洞而沒有意義。正如中國諺語“緣木求魚”。

在中美之間強化雙邊高級別對話,能夠取得豐碩成果,同時應避免專注于一點進行爭論,例如人權及同盟關系等。這些局部的、具體的爭論將隨著時間的推移系統性惡化中美關系。

中國崛起給中美關系所帶來的考驗可能會持續數十年。認為中國對外戰略會向與美有利的方向進化是不切實際的,至少未來十年內不會出現。因此,關于亞洲未來的中心問題是美國是否有政治意愿、經濟、軍事和外交能力,以及不可缺少的親密盟友和至關重要的“對華大戰略”來應對中國崛起,以保護美國的國家利益。

不幸的是,特朗普政府開局就走向了另一條道路。先不論他對美國亞洲及歐洲盟友的惡劣態度,其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就已經沉重打擊了美國在亞洲的實力和影響力,給中國獻上了一份大禮。我們只能希望在習近平4月訪華之前,彭斯、馬蒂斯、蒂勒森、凱利、蓬佩奧和麥克馬斯特這些人能說服總統采取對華遏制戰略。但那無人能夠保證。正如莎士比亞在《仲夏夜之夢》書中寫到的“主啊,這些凡人都是傻瓜!”(Lord, what fools these mortals be!

(劉琨侖譯)

西西人体大胆瓣开下部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