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智庫動態
如何對中國更強硬
點擊量:0時間:2019-01-07 11:17:58作者:伊利?拉特納(對外關系委員會中國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白宮近期傳遞出的信息一致表示是時候對中國采取更強硬的態度:反擊中國在南海的行為,挑戰中國不公平的貿易和投資政策,要求中國在朝鮮半島問題上承擔更多的責任。公平地說,這些舉措大部分都已經過時,并且與希拉里奉行的中國政策的主線并無二致。

如果不正確管控,對中國采取更強硬態度會導致自我毀滅式的對抗,但如果不與中國競爭,又會給美國利益帶來嚴重損害。但這不是膽怯或規避風險的借口,而是對亞洲政策要采取更謹慎、協調、全面的方法。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開始了歷時一個多月的亞洲政策制定過程,以下六項措施是特朗普政府應該采用,為以后與中國更協調競爭而進行的基礎工作。

圖源:VCG

1.以法律為支撐。對中國成功采取強硬政策的竅門是找到不會導致雙邊緊張關系上升的壓力點。從奧巴馬政府汲取的教訓之一就是:如果美國政府的行為嚴格遵照國際、國內法律,沒有任何歧視性或者特地針對中國的話,那么中國不會有太劇烈的反應。特朗普政府更有力地執行和遵循規則,那么有足夠多的目標可以輕易達成,包括在南海自由巡航,要求中國更嚴格執行安理會對于朝核問題的決議,貿易制裁措施,臺灣軍售問題,對中國公司網絡竊密進行懲罰等。在中國政府認為這是專門針對中國、損害中國之前,特朗普政府應該充分利用這些目標。如果美國政府的政策制定者在此方面足夠謹慎和有選擇性,那么中國的反應更多會是雷聲大雨點小。

2.更直接地傳遞信息。特朗普的不可預測性和混亂性不會讓他在與中國打交道的過程中表現得游刃有余。相反,當美國的壓力、威脅和激勵更加清晰而一致的時候,中國更愿意直接回應美國的訴求。這同樣也適用于美國的盟友和伙伴們,他們面對國內威脅或者因為支持美國而與中國關系僵化的時候,更希望美國有清晰明確的表態。然而,特朗普政府在亞洲發出的信號太混亂了。

這在南海表現得尤為明顯,特朗普、國務卿蒂勒森、國防部長馬蒂斯、新聞發言人斯派塞、首席戰略顧問班農都對南海問題發表評論并提供了準政策,然而他們的言論都互相不一致甚至是矛盾的。這反應出特朗普政府在競選過程中并未成功制定外交政策,在過渡期也未抓緊時間彌補。政策不一致是導致南海、臺海及其他地區不穩定的原因,對美國的盟友以及中國來說,卻將迅速采取相應的措施來應對。因此在亞洲熱點問題上(南海、東海、朝鮮、臺灣),要立即啟動包容性跨部門合作機制,首先傳遞出一致的策略信息來爭取時間,即便傳遞出的信息與日后政策發展有細微差異也無所謂。

3.修復與盟友的關系。美國的安全盟友是應對中國的重要杠桿。特朗普對軍事盟友的嚴厲指責讓其盟友不安并使盟友越發擔憂美國政府對該地區的承諾,這已經不是秘密。然而這些憂慮在安倍晉三成功訪問美國之后有所緩解,并且副總統彭斯、國防部長馬蒂斯、國務卿蒂勒森在一系列會議上對亞洲盟友表達出的安全承諾與支持使其盟友吃了定心丸。但是仍有很多工作要做,尤其是與外交距離遙遠的泰國和澳大利亞,特朗普政府不應重蹈奧巴馬政府的錯誤,要彌合與泰國關系的嫌隙;特朗普還應盡快緩和早期與澳大利亞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通話過程中發生的不愉快。最需要修復的盟友關系是與菲律賓的關系,這也是特朗普政府關注最少的。在這里政策變化無法使美國滿意,因為無論好壞,菲律賓在美國的東亞政策中都有舉足輕重的作用。短期來看,特朗普政府應該與菲律賓官員安排一系列高級別內閣級會議,重新修復與菲律賓的關系,防止其轉向中國。特朗普也應該支持日本首相安倍作為美國和菲律賓直接的傳話者,安倍之前與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建立了良好關系。

圖源:Reuters/VCG

4.在東南亞保持存在。奧巴馬政府重返亞太最重要的創新是不僅重視關注該地區,而且在該區域內重新平衡——從東北亞到東南亞。特朗普政府幾乎肯定會減少對東盟及其成員的關注,但仍然有一些關鍵任務需要美國去完成,而不能將影響力過分地讓渡給中國。具體來看,如果特朗普政府發出信號會完成以下事項,將安定東亞地區盟友國家的情緒,包括:總統承諾參加今年秋季在越南舉辦的亞太經合組織峰會以及在菲律賓舉辦的東亞峰會;副總統彭斯春季第一次亞洲巡訪時應將印度尼西亞作為一站;國務卿蒂勒森在今年夏天的東盟地區論壇上應倡議成立一個大東南亞同盟;國防部長馬蒂斯應該追隨前任部長卡特的做法,今年后期在夏威夷舉辦東盟國防部長會議。記住,在東南亞保持存在就獲得了80%的成功。

5.重設框架。與美國政策制定者無關,中美關系中的大概念非常重要,因為中國的領導人常常將外交口號作為政策實施指引和宣傳工具。奧巴馬第一任執政時期中國官員提出的“新型大國關系”的概念就是一個例子,并且中國的官員持續鼓吹這種概念是中美達成了“共識”。起初這一概念被美國勉強接受,最終卻被放棄,這一惡化的概念持續侵蝕美國在亞洲的利益,因為它給中國和更廣泛區域傳遞了一個錯誤訊號,即是一個衰落的美國已經放棄去制約中國。相反,中國更有勇氣去挑戰美國并使美國和他的亞洲盟友間產生隔閡。適可而止吧!特朗普政府的高級官員應該將廢除這一概念作為最優先事項,首先禮貌地私下地要求中國不要再使用這一概念,而后如有必要,可公開宣布將其廢除。拖延時間越久,就越難以去廢除。

6.與中國建立聯系。如果缺乏與中國領導人認真、持續地對話,上述所有都不會獲得成功。遏制與威逼不會有效,除非美國與中國清晰而權威地溝通。幸運的是,在中美關系上不用徹底改造。中美關系中的制度化(與美俄關系形成鮮明對比)是奧巴馬政府留給特朗普政府的重要政治遺產,如果特朗普政府決定與中國更具風險也更緊張地對抗,那么這種制度的韌性會給特朗普政府提供很多幫助。作為起點,特朗普政府應盡早提出并確定政府高層領導會議的日期,例如戰略與經濟對話和亞太事務磋商會議。(當然需要盡快提名常務副國務卿和負責國防事務的助理國務卿)。戰略與經濟對話可以適當減少但不能取消。

一個強硬的中國政策不需要貿易戰或者軍事沖突,如果特朗普政府對中國固有的認知與態度,沒有影響到他們制定一個更復雜,有原則和全面的亞洲政策的話,這是非常不錯的。在對待中國的問題上需要擺脫錯誤,采取正確的方法。

 

(翻譯:陳俊霖)

西西人体大胆瓣开下部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