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當前位置:首頁 > 學術成果 > 其他
人民幣國際化的目標:合意的內外均衡
點擊量:0時間:2019-01-07 11:17:57作者:廖崢嶸

近期有新聞報道,中國正與沙特協商,計劃用人民幣結算雙邊石油貿易。石油交易體量巨大,是國際金融的市場的主要支撐力量,也是美元發揮國際作用的重要基本盤。如果石油市場真的發生了人民幣與美元之間的激烈攻防戰,很可能導致國際金融市場發生振蕩。美國Dailyreckoning新聞網站刊發分析師Byron King評論認為,此舉將沖擊美元的國際地位,將加速美元的衰落。果真如此嗎?我們認為,設想與現實之間存在巨大鴻溝,美元的國際地位由諸多復雜條件決定,石油美元只是其一。美元地位與當今國際貨幣體系的結構與困境有關,其地位調整有其必要性、必然性,也未必對美國不利。人民幣的國際化將服從于內外平衡的要求,目前的進展應當受到肯定。

貨幣國際化問題尋源

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認為,貨幣是充當一般等價物的商品。雖然是特殊商品,仍然是商品。商品按照其流通規律,越具有國際競爭力,越容易出口。能夠在國際市場上站腳,便成為國際貨幣。實際情況是,金屬幣逐步淘汰其它實物幣,金屬鑄幣又淘汰了稱量幣。最后,鑄工精良的金屬幣成為國際通用貨幣。金屬幣依靠其自身價值和鑄造質量稱雄市場,它不一定掌握在經濟強權手中。十八世紀,墨西哥盛產銀幣,曾在國際交易上廣泛使用。墨西哥1810年獨立后,開始在銀幣上刻上象征國家的雄鷹圖案,曾在中國廣泛流通,俗稱“鷹洋”。墨西哥當時并不是世界強國。

當代意義上的貨幣國際化源于貨幣的國家化。近代西方國家發現了貨幣權力,國家開始壟斷鑄幣權和貨幣發行權,然后國家逐步采法定貨幣,即沒有任何實物價值的信用憑證代替了金屬貨幣,充當價值工具,履行價值支付、價值貯藏、世界貨幣等職能。信用幣只是一種符號,它的貨幣價值由國家法定,并由國家財政支撐,與其本身實物價值無關。在這種情況下,強國必然產生強幣。貨幣本來是一種特殊的商品,相互之間競爭的是貴金屬純度、鑄造精良度和防偽水平等產品質量因素。信用幣就完全不同了,信用幣之間的競爭演變成國家實力和國家貨幣管理能力之間的競爭。

在這種情況下,國際力量格局決定了國際貨幣格局。一戰前后,英、美、德、法、日、意等國為爭奪殖民地和勢力范圍展開激烈競爭,列強的貨幣也在國際市場上競爭流通域。同時,一國的貨幣管理能力也是決定其貨幣國際地位的重要因素。英國率先實行貨幣制度改革,采取金本位,并建立起中央銀行制度。在強大的國際貿易和投資能力支撐下,倫敦形成了龐大的國際債券市場,這些債券自然以英鎊計價,英鎊在國際貨幣體系中占據了中心位置,在國際貿易和投資活動中廣泛使用,成為第一個現代意義上的國際中心貨幣,或者叫霸權貨幣。其中,強有力的國際貿易和海外投資,帶動了國內債券市場的形成與繁榮,同時貨幣制度適應經濟和貿易發展要求不斷改良。三大因素相互配合,使得金融市場接受英鎊作為主要計價工具,英鎊自然成為國際中心貨幣。

隨著國力的相對變化,美元在一戰后不久便超過了英鎊,成為新的國際中心貨幣。據艾青格林的研究,美元在20世紀20年代,不到10年的時間內實現了對英鎊地位的替代,標志性事件是倫敦金融市場發行和交易的美元債券超過了英鎊債券,意味著美元成為國際間第一大信用憑證。這一過程完全由市場自動促發,背景是美國的國民生產總值在19世紀末超過英國。隨后,美聯儲于1913年成立,美國有了自己的中央銀行,開始通過“公開市場”操作對美元利率進行管理,這一制度創新推動了美國金融市場的深度和廣度的不斷擴展,世界金融中心由倫敦向紐約轉進。原來由英國擁有的三大因素,現在全由美國接過來。因此,美元在20世紀20年中的某一個時點,市場選擇了美元接替英鎊成為第一大國際貨幣。

1944年的布雷頓森林協定,以國際條約的形式明確了美元的這一地位。以條約的形式來確定美元的地位,而不是聽任市場自然競爭,原因在于二戰前發生的1929大危機打亂了原有的制度安排,對經濟社會造成致命打擊,導致大國間爆發全面戰爭。歷史總結出的教訓是,如果各國貨幣自主權過大,將導致政府出于本能在危機時通過操縱本幣匯率開展商品傾銷,轉嫁國內危機,從而導致各國利益沖突的急劇放大,直到引起戰爭。因此,協定的要旨在于維護自由貿易,防止各國采取不正當方式操縱本幣,通過本幣貶值的手段在國際市場上促銷商品,導致匯率戰和貿易戰,進而引發更大國際沖突。解決辦法是讓各國政府承諾致力匯率穩定,讓各國貨幣與美元保持一個固定比價。這是前所未有的國際聯合行動,它將美元抬高到世界本位貨幣的地位。這其實是反經濟規律行事。也不符合各國政治意愿。只有在戰時,美國充當自由世界“拯救者”,全世界都高度依賴美國軍事經濟援助時才有可能。為了防止美元濫用特權,協定又規定美元與黃金保持一個固定比率。顯然,這只是一個政治安排,在實際的經濟活動中很難完全照此行事。讓美元與黃金保持一個固定兌換率難以做到。美國在戰后有重大經濟政治目標需要實現,美元利率和匯率的調節不可能綁定在黃金儲備水平上。所以,事實上布雷頓森林體系下的美元-黃金掛鉤機制一開始就是不可行的、不合理的,存在著所謂“特里芬難題”。果不其然,美元終于在1970年代初正式放棄了與黃金的固定匯率。其次,各國貨幣與美元保持一個固定匯率也比較困難。但是兩害相權取其輕,戰前貨幣競爭性貶值引發的痛苦讓各國記憶深刻。各國盡量維持了對美元的匯率。盡管有金融壓抑和貨幣扭曲的代價,但幣值穩定也對國內經濟和貿易有積極作用。從某種意義講,美元的國際化實際只是一個歷史特例。只有在在二戰這樣的大破壞大災難做背景的歷史條件下,各國才愿意做出重大犧牲,容忍美元扮演其不能勝任的角色。

扮演國際中心貨幣將處于兩難境地

英鎊和美元兩段不同尋常的國際化經歷,其意義何在?貨幣國際化有發債收益。大量國際資金涌入倫敦國際金融市場,大大壓低了英國國內的融資成本,英鎊是計值單位,沒有匯兌手續費,借貸不存在期限錯配和貨幣錯配。美元從紐約金融市場獲得的收益也一樣,只是規模更大,收益更大。更重要的可能是,英國和美國可以較容易轉嫁國內危機。美元轉嫁危機的作用在二戰后的歷次國際金融危機中表現得淋漓盡到。美元對于美國的重要意義,不在于鑄幣稅。對于信用幣而言,鑄幣稅在收益結構中占比很小。美元的作用在于,“美元是我們的,美元的問題則是你們的”。2008年的全面危機,起爆點在美國,美國的金融市場也受到沉重打擊,但是正是在危機之中,美元作為國際中心貨幣,不但更加充分地發揮起交易貨幣(全球貿易美元支付占比)、融資貨幣(全球債券市場美元計價份額)和儲備貨幣(全球外匯儲備美元占比)職能,甚至還發展出第四種功能:避險貨幣(美元債券更受歡迎,美元儲備不降反升)。顯示出,世界越是動蕩,美元越受追捧。問題的根子在美國,但受創更深的卻是世界其他地區。一個動蕩的世界對美國不利,對其它國家更不利。這是美元綁架全球貨幣體系的結果。

與此同時,維護本幣的國際中心貨幣地位是有代價的。英國的代價是維持金本位。即無論國內經濟處于何種境地,英國政府需要維持英鎊對黃金的匯率穩定,不能通過調整英鎊利率來刺激經濟,意味著在經濟緊縮時期,無法實施凱恩斯擴張。美國也需要為此付出代價。戰后布雷頓森林體系生效階段,美國也需要維持美元兌黃金的固定匯率,結果造成美國對歐日貿易赤字不斷上升,美國黃金儲備不斷流失,出現特里芬困境,美元事實上無法維持兌黃金的固定匯率。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以后,特里芬困境改變了形式,但難題仍然存在。美元是其它的貨幣的顯在或潛在掛鉤對象,美元利率的調整很大程度不再由美聯儲決定,美聯儲通過公開市場操作可以影響利率水平,但更大的決定權在國際金融市場。美元面臨的是一個長期的低利率環境。美聯儲實施凱恩斯式擴張的能力很弱,極端情況下只能采取量化寬松,其實就是印鈔的方式,這種方式將極大增加通脹以及債務風險。這是就危機時期而言。一般情況下,美元的優勢地位可以吸引大量資金涌入美國金融市場,壓低融資成本。融資成本低造成美國國內儲蓄意愿下降,投資和儲蓄之間的缺口必須由國際收支赤字彌補,這間接導致美國國內產業向外轉移,帶來制造業空心化和失業。經濟問題向社會問題、政治問題轉化。對于美國來說,美元的國際地位是一個兩難。一方面,美國經濟需要用進口平衡投資儲蓄缺口,這樣一種結構一旦形成很難改變。美國制造業要想擴張非常困難,美國靠跨國企業的海外收益支撐國內民間繁榮,政府則債臺高筑,形成高負債運行。私人部門的海外收益,政府的債務管理,要求美元必須保持穩定。美元已經是全球第一大貨幣,如果這一地位發生動搖,美元必將動蕩,美國將承受難以估量的打擊。從這個意義上講,美元的國際霸權地位不但綁架了世界經濟,讓各國跌入克魯格曼所謂的“美元陷阱”,同時也讓美國自食其果,陷入了“低成本融資陷阱”,美國經濟也被其綁架。美元的這種地位是歷史形成的,有其積極作用,但潛在的危害也非常大。國際貨幣體系過于以美元為中心,過于依賴美元,存在著極大風險。歷次國際金融危機均與國際貨幣體系的這個結構性問題有關。美國未必滿意這個結構。美國彼特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前所長博格斯騰認為,應當讓人民幣國際化,分擔美國的責任與負擔。關鍵是要讓人民幣開放國內債券市場,讓美國也可以持有中國國債。[1]曾任奧巴馬政府經濟顧問的Jared Bernstein博士在《紐約時報》發文稱,過去被視為特權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如今成為負擔,它影響就業增長,使政府預算增加、貿易逆差擴大、金融泡沫膨脹,要讓國內經濟走上正軌,美國政府就不能再信守保持美元作為國際儲備貨幣的承諾。話雖如此,即使美國真的想這樣做,也非常難以實現。美元的地位很大程度上由市場決定。這就是當今國際貨幣體系和金融市場面臨的一大困境。如何尋找一個替代方案,并實現平衡過渡,是實現世界經濟和貿易持續增長面臨的一大挑戰。

人民幣替代美元是偽命題

人民幣國際化向何處去?貨幣國際化需要三大條件,第一是經濟實力,第二是本土的金融市場向國際開放并具有足夠深度和廣度承受沖擊,第三是貨幣管理能力,即貨幣當局能不能保持幣值穩定,給予市場信心。人民幣目前正逐步具備三大條件,本土金融市場的國際化程度受制于市場本身的深度和廣度,還在形成中,其它兩大條件,已經比較充分。隨著本土金融市場不斷發育,中國資本管制逐步放松,加上政府部門積極營建人民幣海外流通的市場技術條件(有順放松資本管制、建設離岸交易中心、結算、清算系統、國際支付系統)。預計在不久的將來,人民幣的國際使用應當獲得較大進展。這時候擺在人民幣面前的,將不是如何擴張國際份額的問題,而是在擴大海外流通同時,如何維持合理的國際收支結構,以促進內外均衡。

一國適意的國際收支結構沒有明確的解釋,它因時因國而異??偟膩碚f,它應當服務于該國的經濟發展目標。美國的國際收支經歷了從經常賬戶、金融賬戶雙順差,到經常賬戶赤字、金融賬戶順差,再到經常賬戶、金融賬戶雙赤字的轉變,美國的經濟發展目標自覺不自覺帶有全球性,因此它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必須承擔比較大規模的收支赤字,以滿足美元全球流通的需要。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國際收支長期雙順差,正逐步向更加平衡的方向轉變,人民幣大規模走出去需要經常賬戶從順差向逆差。但中國需要發展制造業以吸納大量勞動人口,不可能承受過高的貿易赤字。中國經濟的外部均衡需要服從于內部均衡。因此,歸根到底人民幣的國際擴張動力是有限的。這一點或者可從歐洲吸取經驗。歐元的國際擴張受限于兩個因素,一是德國央行審慎的貨幣政策,二是歐元區沒有統一的財政,也沒有統一的發債機制,歐元各國可以自行發債,“歐豬”國家正是利用這一點搞出了債務危機。即使沒有債務危機,由于缺乏統一的歐元債券,歐元債券市場的深度和廣度就有天然限制,對區外資金的吸引力大打折扣。歐元不追求全球性的貨幣霸權地位,滿足于充當區域穩定錨?;蛘哒f,歐元其實是在拒絕全球化。這一點值得深思。說到底,美元在國際上的地位是一種極特殊的歷史現象,二戰以前沒有過。未來的方向,國際貨幣體系將向著更加平衡,更加多極的方向發展,這意味著人民幣等新興市場貨幣將發揮更大作用,美元的地位將逐步收斂。美元的囂張霸權現象只是貨幣史的一個過渡階段。人民幣不可能取代美元,這既不符合經濟規律,也不應當成為人民幣國際化的政治目標。它不符合各方利益。世界貨幣體系終將趨于更加平衡,更加多元。而不是哪一家獨大。如果能實現這一前景,這可能對于世界經濟和國際貨幣體系都是一件好事。甚至于對美國而言,也是如此。從這個意義上講,人民幣國際化目前的積極進展對各方都是有利的。



[1]弗雷德·伯格斯滕:美元與赤字:華盛頓如何防止下一場危機,《外交》雜志200911/12月號。

西西人体大胆瓣开下部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