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聚焦
全球化愿景需要好的制度和機制落實
點擊量:0時間:2020-09-25 16:39:47作者:李文

2020年7月15日下午國際金融論壇研究院與中國社會科學院和平發展研究所共同舉辦《中國全球化愿景》專家視頻研討會。下文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原副所長李文的發言。

剛才主持人說今天會議的主題,涵蓋三個方面內容,一個是愿景,一個是機制和制度、還有一個是規則,我先談愿景。

一、中國提出的全球化愿景是基于現行體制的完善

目前正在進行中的全球化主要是由西方主導,有沒有愿景呢?有,就是《聯合國憲章》寫到的自由、民主、平等,完全按照自由資本主義理論建構出來的。西方主導的全球化也有制度和機制,如WTO(關貿總協定)、IMF、世界銀行,還有聯合國。還有規則,主要是西方主持制定的國際經貿規則。

中國有沒有自己的全球化愿景?應該有,也已經有了,就是習近平主席提出的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具體說來,就是要建立一個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美麗清潔的世界。

這一理念非常具有新意,被不少國家與人民所接受,并多次寫入聯合國文件,與《聯合國憲章》精神相互一致,和西方世界主張的全球化遠景兼容。

我國目前堅持的全球化與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主導的全球化的分歧和矛盾主要發生在制度機制以及規則方面,具體表現為我國堅持認為中國是現有國際制度與規則的擁護者與維護者,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卻不這樣看。

習近平主席提出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的目的是什么?我個人理解主要是為我國和平發展營造一種良好的外部環境,提供一種理論基礎。我們的理論基礎是現在這個世界相互依賴增強了,成為風雨同舟、命運與共的整體了,因此需要告別以往對立、對抗與沖突的模式,開啟和平、合作與互利共贏新時代。在這一理念為指導,我國維護以聯合國為主導的、以聯合國憲章為核心的國際體系,努力成為現有國際秩序與國際體系的參與者、貢獻者、完善者,遵守WTO、IMF各種經貿規則,即使新創設諸如“上合組織”、“亞投行”等新的國際合作機制,也不是另起爐灶,而是對現有機制、制度與規則的完善與發展。

問題在于,習近平主席提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目的以及中國和平發展的動機卻在不同程度上遭到曲解,認為想要和美國爭奪世界領導權。我們沒有取代美國世界領導地位的企圖,也沒有這個能力,我們搞“一帶一路”,也只是搭建一個多邊合作的框架,而不是重建世界貿易規則、領導世界新的貿易,沒有這個意思。

二、美國不會放棄全球領導地位,而是要建立新制度新規則

其實,認為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奉行美國優先,主張單邊主義、保守主義,甚至孤立主義,反全球化,本身就是一個錯誤判斷。美國反全球化嗎?主張孤立主義、放棄對全球的領導支配地位了嗎?不是的。因為真的這樣,美國就不會在意中國是否與他爭奪世界領導權了,就不會在乎所謂中國在構建一個與美國的價值與規則截然不同的世界了。我認為美國退群,并不是回到孤立主義,也不會回到真正的單邊主義,也不是真正地想要反全球化,不要全球的貿易規則,它的真正意圖是想要重塑一種更加符合美國利益最大化新的國際秩序,制定新的國際貿易規則,仍然想要當世界領導者,這一點沒有什么變化。在美國以及一些西方國家看來,中國成了現有國際秩序與體系的最大受益者,成為美國全球領導地位的最大挑戰者。繼續實行目前的秩序與體系,中國就會繼續占美國人的便宜。因此,要根據需要不同程度對現有國際制度機制加以破壞,另搞一套,把中國排除在外。

這樣說依據何在?我的依據是世界的秩序與規則有二,一個是經貿的、一個是安全的,美國退沒退它主導的世界軍事安全體系呢?一個沒有退出。不但沒有退出,而且有強化的趨勢,包括剛才有的專家提到“印太戰略”,美國利用軍事安全方面的秩序為保護傘來實施它在經貿方面重塑世界經貿秩序,出發點就在于在美國看來中國是危險的,中國雖然堅稱是現有規則的遵守者、參與者、貢獻者,其實在重新弄一套與美國截然不同的價值和規則,對美國形成全方位的挑戰,因此如同美國在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提到的,說中國成為美國的最主要的戰略對手。雖然我們反復講不是這樣的,我們無意取代美國的領導地位,但是美國不相信我們??梢哉f,在國際制度與國際規則方面與美國理解的不一致是我國和平發展過程中遇到的最大的問題。如何與美國以及整個西方世界在制度與規則方面通過斗爭與磨合,再次實現最大限度的對接,直接關系到能否順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也關系到能否更好地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推進新型全球化。

三、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需增加互信

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過去說和世界接軌,現在說中國與世界的關系發生了深刻復雜的變化,中國離不開世界,世界離不開我們,但是我們和世界打交道的時間還是比較短的,世界規則這一套還是要不斷的學習、不斷的磨合,需要經歷一個較長的過程。東南亞國家基本上是兩邊下注,經貿方面靠中國,安全方面靠美國。他們相信美國比相信我們更多一些。為什么對我們的信任程度低于美國呢?因為我們在他們眼里是一個不確定性因素。這是最值得我們反思的問題。我國和東南亞搞周邊命運共同體,已經建了三個命運共同體,即中國和老撾,中國和柬埔寨、中國和緬甸。但中國與新加坡,與泰國、馬來西亞能不能建立起命運共同體?肯定有難度,因為這些國家對我們經濟上依賴不強。如何讓東南亞國家在經貿方面愿意和我們打交道,在軍事安全方面也高度信任我們,是我們在世界范圍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首先要解決的問題。

說到底,我們要推進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愿景,關鍵所在,當務之急還是要把自己的事情辦好。通過繼續改革開放,落實全面依法治國,在國內政治經濟生活中講規矩、講規則,增進與廣大人民群眾的命運與共。

西西人体大胆瓣开下部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