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聚焦
中美之爭應走向良治競賽
點擊量:0時間:2020-05-20 11:10:07作者:廖崢嶸

流行觀點認為,中美出現難以克服的結構性矛盾,正走向“修昔底德陷阱”。

中國綜合國力不斷提升,某些領域與美國的差距在縮小,對美國的傳統優勢形成某種挑戰,這是事實,但不是全部事實。將中國的發展和影響力的提高,看作是對美國的全面挑戰,甚至威脅,容易犯簡單化的錯誤。

中美在經貿領域存在較嚴重摩擦,美國一半貿易赤字來自中國。但是,中美不存在市場占有和資源占有方面的根本性競爭。中美產業結構主要還是互補,中國的制造業水平處于全球第三梯隊,美國則長期遙遙領先。中國在制造規模上有一定優勢,但美國技術領先優勢仍明顯。技術優勢比規模優勢而難以替代,更具決定性意義。中國出口仍以勞動密集、資本密集型產品為主,技術密集型產品正在成長但難與美歐日相抗衡。美國服務業領先優勢明顯,中國則處于較為落后地位,差距還比較大。美國的各種資源、能源均較為富裕,自給之余可供大量出口。中國是一個資源、能源需要大量進口的國家。

美國認為,中國“竊取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補貼出口、扶持國有企業、壓低匯率”等“不公平”行為和“結構性”問題,造成雙邊經貿失衡,天平倒向中方。中方不同意美方對這些問題的定義和相應指控,但是并不拒絕在這些問題所觸及的領域進行必要的深度改革。中方早已認識到,相關衍生問題對中國追求的高質量發展構成越來越大的阻礙。中方已經多次做出全面深化改革,不斷擴大開外的承諾并付諸行動,為解決美方關切的問題創造了條件。雙方可以通過協調,形成共同認可并遵守的規則,實現雙贏。

圖片來源VCG

中美意識形態、社會制度存在差異,但并非不能共處和交往。尼克松總統展開“破冰之旅”時,正是中國在意識形態上最“左”的時代。從鄧小平時代開始,中國共產黨的領袖就以國家領導人身份常規化地參與國際交流,包括訪問美國。數十年來,中美在經貿、科技、人文,甚至軍事、政治領域開展了廣泛而深入的交流。雖然歷經波折,但中美關系仍然是當今世界最為重要、緊密的關系之一。

中美文化傳統不同,但都具有很強包容性。美國號稱“大熔爐”;中國領導人對華盛頓、杰菲遜、林肯等人的治國思想都有過學習借鑒。美國“大片”在中國家喻戶曉,領導人當中也有影迷。中華文明已經延續5000年,美國建國300年。沒有什么證據顯示兩種文明不能長期共存、和諧共進。

中美關系中的分歧,基本上是老問題。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這些問題導致兩國關系發生巨變,根本原因在于中美相對力量的轉變。力量轉變改變了戰略判斷,導致政策轉向。美方擔心,中國的政策會導致其實力用于推翻美國霸權,因此中國的任何發展與進步都變成“威脅”,無法妥協;中方擔心美國的新戰略是全面遏制中國發展,為此不惜推翻中國的政治秩序。因此,美方任何訴求都需要嚴加防范,難以輕易退讓。兩國關系在這種氛圍下急轉而下。

觀念影響行動。如果簡單地從大國競爭、權力斗爭來定義兩國關系,聚焦在現實利益、意識形態、社會制度、文化傳統方面的分歧,兩國關系將無可挽回地在對抗性道路上越滑越深。如前所述,分歧和沖突并非全部,兩國關系的另一些重要事實也應當在觀念層面得到恰當反映。

我們主張中美超越權力競爭,開展良治競賽。中美治國模式都是基于自身實際,經歷過長期實踐形成,都是成功的。誰都不會放棄自己的基本經驗、基本規律而盲目擁抱對方。從經驗出發,中國不愿,也不會重蹈前蘇聯與美爭霸的錯誤,不會謀求“勢力范圍”,更沒有在國際體系中壓倒美國,奪取主導權的意圖。中國提出構建新型國際關系和人類命運共同體,準備與不同社會制度國家長期和平共處,各美其美,美美與共。

相對于老大老二之爭,當前全球面臨的發展問題遠為迫切。數字技術、氣候變化帶來的經濟社會變革具有全方位、全領域、全球性特點,中美兩國對此都很難說做好了充分準備。中國式治理既堅持自身特色,又汲取大量國際先進經驗,擁有“后發優勢”。美國作為領先國家,經常站在“無人區”,需要不斷勇闖“新世界”。兩者都無可替代。更需要相互促進,共同進步。

西西人体大胆瓣开下部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