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當前位置:首頁 > 合作交流
世界大變局下中美發展如何定位——第二期大國趨勢研討綜述
點擊量:0時間:2020-06-23 09:21:24作者:

近期,中國社會科學院和平發展研究所與國際金融論壇研究院聯合舉辦“大國趨勢研討會”第二期:中美發展定位思考。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經濟學部副主任、研究員王小廣,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南南合作與發展學院教授查道炯,清華大學國際戰略發展研究所所長、教授楚樹龍,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研究員姜躍春,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經濟所前所長、研究員陳鳳英,國際金融論壇學術委員陳炳才等專家學者參加討論,中國社會科學院和平發展研究所所長廖崢嶸主持會議。會議主要圍繞美國崛起的經驗、美國如何打壓競爭對手、世界經濟增長中心會否轉移、未來會否有中美之外的其它大國崛起、中美在百年大變局中的發展定位等問題展開深入討論,與會專家提供了許多富有價值的觀察與洞見?,F將主要內容摘報如下。

廖崢嶸在開幕致辭中表示,世界正發生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是其中發展最為迅速的國家之一,而美國仍將保持唯一超級大國地位。中國需要調整自己,把握好變化中的適當方位,以更好與世界上其它國家相處。同時,美國雖是唯一超級大國,也無法完全保持既有優勢,也需要自我調整,適應新變化。

中國40年發展的重要經驗之一就是遵循全球化的發展規律,主動融入全球化,適應全球化,但是現在美國全面調整其全球化政策,努力重建世界經貿秩序,在這一過程中想盡各種辦法打壓中國,從技術上封鎖中國,在貿易圈中排擠中國,力圖將中國排除在新規則、新秩序塑造過程之外,企圖利用其各方面優勢鎖住中國的發展。在這種形勢下,中國需要找到辦法,遵循經濟全球化規律,利用自身產業鏈聚集、產業門類齊全、人才眾多、基礎設施完善、市場潛力大等優勢,鞏固并拓展制造業樞紐地位。從美國那邊看,它非常擔心無法真正鎖住中國,中國的挑戰日益強大。美國正在加強國內外政策和機制的高度協調,形成“全政府”對華戰略方針,力圖堵住各種漏洞,但能否如愿,對它來說是很大的挑戰。

特朗普政府前期在單打獨斗,現在開始聯合盟友一起來做。最近特朗普提出將G7發展為G11,原來的G7加上澳大利亞、印度、韓國和俄羅斯,但英國等國堅決反對俄羅斯回歸,提出構建D10,即民主10國集團。歐美各國議員又倡議構建針對華為5G應用的民主國家議會聯盟。這些動作加劇了大國競爭的緊張度。中美博弈如果走向極端,將給世界帶來極大的不穩定,產生難以估量的破壞性影響,這些問題需要高度關注。

王小廣

王小廣表示,世界性的大危機約40年一個周期,現在又到了一個危機節點,主要體現在新冠疫情和中美斗爭。美國從1850年到現在約一百六七十年之間,經歷過三次大型危機,期間還有許多次一級的危機,均化危為機,成功應對,最后成為世界霸主,過程值得我們深思。美國在70年代遭遇美元與黃金脫鉤危機、石油價格上漲危機、糧食危機、國內經濟滯脹等,80年代美國制造業遭遇日本嚴峻挑戰。應對日本挑戰,美國采取兩個主要策略。第一招是制造亂局。美國通過打壓、排斥、擾亂的手段造成亂局,迫使對手犯錯,自亂陣腳。美國這種制造亂局的手段也用來對付中國,意圖讓我們自亂陣腳。第二招是美國把自身做強。通過納斯達克資本市場,形成創新性金融支持高科技產業,創造制造業新模式,使自身保持強大。核心是建立新產業,保有強大的產業競爭力。

中美較量將是一場持久戰,50年未必能見分曉,未來10年很關鍵。美國會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制造亂局,讓我們失去信心。我們應積極建立國際統一戰線,讓歐盟保持中立是中國想獲得成功的關鍵因素。此外,我們用同情爭取不到美國窮人和黑人,應爭取華爾街、大資本家和民主黨。中國的優勢是消費市場潛力大,這是我們最大的戰略棋子。研究表明,美國市場是中國的3倍。這是它最大優勢,可以隨意制裁別人,而別人無法制裁它。中國想獲得主導權,首先應把中國變成第一大消費市場,超過美國市場。因此,最近中央提出來的擴大內需戰略至關重要。

查道炯

查道炯提出,中國在國際上的定位面臨兩難,如果少作為,會被國外說是搭便車。最近幾年努力有所作為,又被指責要顛覆以美國為中心或者美國建構的世界秩序,這是中國的兩難。

發展中國家的分類有多種,我們應該了解是誰在分類,其背后的動機是什么。

目前我們的政策是堅持發展中國家定位,但是外部看法不一樣。國際組織的其它成員難以說服國內民眾接受,各個行業性、專業性的國際組織也不接受中國企業再享受與發展中國家相仿的待遇。國際組織作為提供公共品的平臺,不允許中國再搭便車。

中國可不可以和發展中國家結盟?集體行動有團結,有合作,也有競爭。南南合作和不結盟運動均無明顯成果,逐步式微,原因很多。有些發展中國家難以擺脫與宗主國的依賴性關系,如印尼與荷蘭,許多發展中國家之間存在同質化競爭。發展中國家共同的反帝反殖反霸政治目標也過時了。目前南北合作和南南合作之間真正的交集是跨國公司。針對南南,或者發展中國家的抱團取暖辦法,發達國家會用分而治之的方法。比如歐盟對不同市場進入歐盟有不同的條件分類。這都是我們面臨的現實挑戰。

現在面臨尷尬的局面是越往前發展,經濟總量越大,進出口貿易量越大,在全球分量就越大,就會被指責搶別人飯碗。因此,他建議:我們要重點關注中國與外部世界的產品鏈、產業鏈、價值鏈?;谶@個基礎,可以考慮這么表述:一是中國發展過程中,廣泛得益于國際社會的參與和支持。這是對歷史的總結,也是一個姿態。二是對發展的追求沒有止境,中國有這個權利。三是我們有責任推動國家發展,應努力針對具體的議題,積極促進中國與所有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一起取得共識。

楚樹龍

楚樹龍提出,凡是認為美國衰敗的,都是對美國不了解。美國存在一定問題,但是綜合比較來看,美國不存在衰敗。美國從1776年建國到現在240年時間,國力優勢非常明顯,其間大概經過100年時間就已成為全球經濟上最強大的國家,并一直保持到現在?,F在美國仍然具有自然條件、地理位置、制度、思想、人力資源、科技、教育等多方面的優勢。

新冠疫情發生后,特朗普針對中國的消極甚至敵視言論增多,但他到現在也沒有完整的、明確的中國觀念。特朗普的思想中很多東西是短期的、隨意的,他對所有事物都沒有信仰、沒有理念、沒有價值、沒有道德、沒有原則,只是憑感覺,追求利益和需求。近期美國出臺對華戰略方針文件,把中國描述得更負面,但結論還是要和中國盡可能合作。無論是美國的報告還是言論,都未提出中國是美國的敵人。所以中美關系和美國對華戰略如何發展,特朗普目前對華態度如何,完全取決于美國疫情。如美國疫情不好轉,他對中國就會越來越嚴厲,越來越對立、對抗,因為疫情直接影響他最引以為傲的美國經濟和競選連任。如果疫情在這個月能夠轉好,他對中國消極的態度也會減弱。今年大選無論誰執政,今后都會通過談判壓中國讓步來實現美國經濟利益,在國際上肯定要借助更多的國家,無論是盟國還是印度等等這些國家平衡中國。

我們首先要認清自身定位,其次還要認清我們今后幾十年的國家戰略目標是什么,要干什么,我們的根本利益是什么。實現現代化和兩個一百年民族復興中國夢,這才是中國最大的事,我們就要堅持這個目標不動搖,其他的都相對不重要。與美國斗不是我們的戰略目標,和美國發展關系要斗爭、要合作,該斗爭的要斗爭,需要合作的就要合作。一定程度上的脫鉤、逆全球化,世界上一些國家一定程度上去中國化,是必然的。因此,以后要靠國內市場,這也是大型經濟體的必然選擇。一個大的經濟體不能主要靠別人,要重點發展科技,我們現在研發投入不是問題,已經連續超過歐盟三年,但我們要發揮制度的優勢,要讓這些錢,這些人力、物力真正產生效果。另外,我們軍事力量還是不夠,核力量、導彈還是不夠,要和美國縮小差距。外交為內政服務,為國家戰略服務。美國想構筑一個經濟上的聯盟,包括印度、韓國及其他國家,對我們施加壓力。我們應打市場牌、經濟牌,拉攏更多國家。世界多數國家不是根據意識形態和價值觀搞外交,我們應用利益綁住這些國家,使之不站在我國的對立面上。因此,我國的科技要發展,軍事要強大,市場要壯大,和各國經貿聯系要加強、擴大。

姜躍春

姜躍春認為,中美處于守成大國與崛起大國的較量過程中,美國采取的做法和以往打壓蘇聯、日本做法有很多共性。美日貿易戰中,美國在紡織品、汽車、金融、技術等六大領域的打壓做法,今天都用在了中國身上。比如現在打壓華為,當年美國對待日本東芝也是如此,某一項技術如果對美國構成挑戰,就要打壓下去,要維持美國在高技術方面的核心優勢。

到目前為止,美日貿易戰也并未結束,在很多領域還在不斷發生摩擦。日本雖被美國打壓多年,但其產業和技術在世界上仍有一席之地,甚至一些領域進入世界前十名之列。其原因在于,日本有自己的應對之法。一是依托美日同盟關系,邊打邊談,在拖中尋找出路。二是主動承壓,自主調整。三是不和美國硬碰硬,邊談邊尋找其他市場。四是不斷調整自身,尋求產品升級和產業轉型。

盡管中美博弈,加上疫情影響,但是世界經濟發展的中心不會發生改變。中國應實事求是直面自身的優勢和問題。堅持核心目標。對內,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落地,對外,要精耕細作“一帶一路”。

陳鳳英

陳鳳英判斷,世界未來三十年有五大趨勢,一是世界經濟長期發展趨勢依然向好。當前受疫情影響陷入衰退或低增長,如果沒有疫情,2025以后可能有十年甚至更長時間的經濟擴張期,但是新冠肺炎疫情后這個時間點或將推遲到2030年。長期向好的支撐來自第二個趨勢,即新工業革命和科技革命可能提前到來。原先預判的是2030年或2035年后科技高潮會出現,疫情期間,網絡高科技應用在中國迅速普及,或將新技術革命提前五年由導入期轉入拓展期。網絡化、數字化和智能化趨勢可拉動未來30年全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第三個趨勢是世界力量格局將從過去二三十年的量變過渡到未來三十,或者前十年到二十年間的質變。在質變當中,因為前面有科技革命,因此科技化或技術化或現在高質量發展的國家會勝出,存在彎道超車可能。第四個趨勢是全球秩序加速重構。未來30年,全球經濟、政治、安全秩序將加速重塑。中美博弈將持續,并上升為制度博弈,不僅是經濟方面,還有政治、安全等方面,是全面的激烈博弈。中美博弈主要表現在科技競爭和軍事遏制兩方面?,F在到了博弈關鍵的關鍵,如到2050年中國沒有出問題,那就平穩度過了激烈博弈期。

她建議,中國可采取的方針,一是“借力”,二是“助力”,三是“創力”。借力主要在亞洲地區和亞太地區。歐洲也可借用,世界可能出現一個世界、兩種體系、三個市場,這個情況我必須要借用??萍几锩豢赡芊指钊?,因此會存在亞洲中心、北美中心和歐洲中心三個中心。目前,亞洲中心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一個中心?!爸Α笔且柚绹赡艿氖д`來幫助我們自身,抓住美國的失誤做些事情?!皠摿Α敝饕强萍挤矫?。我們應學習日本,日本跟美國巧妙周旋了六個回合。中美博弈現在只經歷了一個回合,用三年時間簽了第一階段協議。我們應抓住機遇,振興自身科技產業。

同時強化市場優勢,強化科技,強化經濟。首先是搞好內循環,想走向強國,靠別人、搭便車是不現實的,只有自己把內循環做好,使制度、體系、環境、法制形成良性循環,才有做好外循環的基礎。其次,還有一個“雙循環”,我們應走雙循環、小循環,走雙邊談判,立足于東北亞、周邊、亞洲,進而立足于整個地區。最后,是“大循環”。我們全球化不是為了全球,是為了中國。我們必須清楚我們是誰、我們想要什么、我們該做什么。也要清楚美國是誰,美國不是紙老虎,是真老虎,要清楚我們面臨的是美國。理性認識中國未來三十年,認識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想走到哪兒,中國大有希望。但是要關注制度問題,堅持法治化、市場化、民主化,走向全球化,三十年贏的應是中國。能打敗中國的只有中國自己。

陳炳才

陳炳才提示,美國跟那些老牌資本主義國家有八個不同:第一,它沒有老牌資本主義國家的侵略、戰爭、殖民地等歷史習性,這個判斷的重要性在于美國與大國之間發生戰爭、侵略的可能性不太大,即使有臺灣問題,最后也是鼓動臺灣和大陸之間戰爭,我們自己要把握好,不能往大國戰爭思路方面走。第二,美國戰后建立的秩序和制度,比較注重經濟利益。第三,利用戰爭機遇發財強大自己。第四,美國利用血緣關系強大自己。第五,在戰爭早期和中期階段保持中立,保存和發展實力。這對我們也有啟發。我們的目標不是為了和美國比高低,爭奪權力,更不是爭奪世界領導權,而是圍繞我們的2035年和2050年的目標干事情,讓人民幸福和安居樂業,國家富強。第六,美國走向治理全球的時候,有一個治理未來全球的愿景,這個愿景下有具體的制度、機構和規則。把世界都統一到這個愿景之下,讓全球接受這個機制、制度和規則,這值得研究和關注。第七,美國崛起后的競爭環境跟老牌資本主義不一樣。美國崛起之前的大國競爭,基本是同一個制度、同一個體系之內的競爭。美國崛起后,除了以前的同一個制度、同一個體系內的競爭以外,當它沖向世界舞臺中央的時候,還出現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蘇聯之間的競爭。第八,金融制度跟以前不一樣。美元作為全球追逐的目標以后,它能夠促進一些國家的崛起和興起,但也可能用這個手段帶來的資產、順差、逆差、匯率等打擊一個國家的發展,甚至造成其經濟、金融或貨幣危機。

根據初級能源消費增長的變化,未來至少是十年內,世界增長中心依然在亞洲國家。其排序是越南、印度、新加坡、泰國,非洲可能有一個阿爾及利亞。越南是整個亞洲國家崛起最有潛力的,印度有人口和市場的優勢。新經濟體的崛起,也會帶動周邊和鄰國,因此亞洲的泰國、巴基斯坦、印尼和馬來西亞會從中受益。我們需要擴大與亞洲的經濟貿易往來。

西西人体大胆瓣开下部自慰